丝瓜草莓芭乐向日葵千层浪

阮更旺的确是非常的生气。出了交趾以来一路都是十分顺利的,现在倒好,竟然有一支万余人的军队敢挑衅自己,且还被打方打赢了第一仗,那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的话,怕是不知道多少人在看自己的笑话吧,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“是。”洪金有些激动的答应了一声,他知道自己出风头的时候来了。

交趾中有六大姓,分别是阮、陈、黎、范、黄、潘。

洪这个姓氏虽然也有一些,但并不出名,做为洪家的子弟,他们几乎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被灌输了一种思想,那就是怎么样做才能因为自己而提升整个家庭在交趾的地位,从而进入这六大家之中。

洪金正是从小就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,这也是他不断努力向上的动力。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他从军之后就来到了阮更旺的身边,期望着可以借这个第一大姓氏家族来为自己的家族争光夺彩。

不断的努力之下,效果也是不错的,至少他成为了阮更旺十分相信的人,成为了一名将军。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可以独自带兵了,又怎么可能不激动呢。

更不要说,鉴于阮永阳失败的经验,这一次阮更旺给了他足足五万大军。虽然说交趾的精锐只有一万,但还有汉俘军的四万人不是。按着阮更旺所说的,他们雇佣军不是地雷多吗?那好,我就派四万人冲上去,倒要看看,是你的地雷多还是我的士兵多。

很快就整合了五万大军之后的洪金雄纠纠的出发了。他要让所有人都看看,都知道,他洪家人是多么的优秀。

五万大军在下午时分便出了广南城,这还是因为军队一直就在做着战前动员,即然上面有了决定,他们所做的不过就是把人拉出来便是了。

就在这五万大军刚刚出城的时候,安全局的人便从小道奔袭而走,他们需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六少爷。

谅山。

从今天一早又开始下起了小雨,以至于整个山栾看起来都是雾蒙蒙的,似是人间仙境一般。

美女演驿夜的钢琴曲图片

但对这样的景色,阮永阳早就失去了欣赏的心情。此刻他小腿上正被厚厚的粗布包裹着,他人也被抬到了一张临时做出来的木椅上,就这样眼神灰暗的看向着远方。

三位军医已经说了,他的小腿是被锐物穿透,灼伤的又厉害,是根本不可能恢复过来了。

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勉强走路,但也要一拐一拐的,提不起什么速度来。总而言之一句话,他是无法在像正常人那般的行走人,更不要说是以后领挥打仗了。何时一个瘸子可以带领千军万马去战场上冲锋呢?

阮家可是交趾的第一大姓氏,像是他们年轻的将领不知道有多少,他不行了,家族换上一个人就可以了。但对阮永阳个人而言,他终将是会被家族抛弃的那一个人,就算他的亲叔叔是阮更旺也是一样。

以后也不能打仗了,这一仗又输的是这么的彻底,阮永阳当真是心如死灰,看不到人生的一丝光明与希望。

“将军,该喝药了。”一名军医小心的走到了阮永阳的面前,显然他也是这位年轻将军现在心情不好。

尽管有了一些的准备,可当阮永阳突然间把药碗打翻,那名军医还是被吓的战战兢兢的直向后退,一幅被吓坏了的样子。

“滚开,喝了你们的药,本将军身体就能好了吗?”大声的喝问着,心中的火气这一刻全都发到了军医的身上。

药当然治不了病,只是能缓解病情而已,面对这样的质问,军医当然不敢实话实说,而只是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。好在一旁的千夫长主动走过来,算是将他给救了下来。“将军,您应该还是要喝药的,无论怎么样?身体还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不!这些都不重要了,本将军打了败伤,以后要成为一个瘸子,这些都是事实,这才是最为重要的。”阮永阳不断的摇着头,双眼中全是死气一片。

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了约有半盏茶的工夫,随后阮永阳这才似是回归了一些正常的问着,“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不,不太好。”千夫长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决定实情禀报,“我们现在被包围了,外面全是雇佣军,他们封锁了我们全部的退路,似乎随时会发起致命一击。”

“有多少人?”阮永阳表情冷默的问着。

“不知道,漫山遍野全都是,看不清楚有多少人。”千夫长用着颇为无奈的口气讲着。

一瞬间,气氛又压抑了许多,又是半天的工夫,阮永阳这才猛着喘了几口粗气,好一阵的挣扎之后这才说道:“我们还有多少人?援军什么时候可以做?”

“我们手中还有一千五百多人,其中有五百人是逃回来的,因为他们被打怕了,连带着影响了我们手中的士兵。如今是军心不稳,情况十分的危急,随时可能面临着崩溃。至于援军,我们…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向外传递消息,外面是什么样的情况也不知道。”

千夫长说的倒是实话。自从被包围之后,他们的消息就在也传送不出去了,连带着外面的消息也一样的传不进来。如今能做的似乎只有等待,等待着被救出去,或是全部死在这里了。

“不知道!”听着这个回答,阮永阳很想发火,可是一想到现在军心不稳,如果自己把这个千夫长给杀了的话,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,这就只能强行的压下了心中怒火,“你去,告诉兄弟们,我叔叔不可能见死不救的,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,只要我们能扛过这两天,就一定可以看到希望,到时候我们来一个反包围,然后中心开花,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功臣,都是功臣呀。”

“是,我会和兄弟们说的。但将军还是要吃药的,没有一个好身体,就无法看到胜利的那一天了。”千夫长也被这些话给说动了,如果真的可以坚持到援军赶到的话,他能保下阮永阳不死,无疑就会是大功一件。看着这一层关系,或许自己不仅无过,反而会有功呢。

听着千夫长的劝解,又想着还要用到这个人,阮永阳便听话的接过新递来的一碗药,抑脖喝了下去。脸上闪过一道苦色的他对着千夫长说道:“还要继续派人去与外面联系,无论如何,不能就这样座等。”

“将军请放心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千夫长也知道,消息如果传不出去,那生的希望就会大大的减少。

外围,一个营的冷锋,两个营的辅兵正四散埋伏着。

相比于包围圈中的交趾军人心惶惶,在外围的他们是丁点也不着急。相反应该打瞌睡的打瞌睡,只是留下了不足三分之一的盯紧着包围圈中的一举一动。

以这样的兵力,就算是现在冲进包围圈,也有百分百的信心可以杀掉阮永阳,甚至他们还可以保证自身的安全。但即然上面有命令,不允许现在发起冲锋,那就等着便好了。

好在的是,时不时也会看到有交趾军想要冲出去报信,可以当成他们的活靶子来炼枪,倒也不算是太过无聊。

当然,像是练枪这样的事情多半都是辅兵在做,只有真正要冲出他们射程的交趾军才会引来冷锋们的动手。之所以被称为最精锐的冷锋,仅仅是在枪法上,他们就强过辅兵太多。

辅兵是什么,那是冷锋的预备队,只要表现的足够优秀,也是能够加入到冷锋团队中去的。为了达到这一目标,尽管上面发布命令,让两个营的辅兵轮流休息,但多数人还是放弃了这个权力,埋伏在隐蔽的地方,小心的盯着眼前的一举一动,等待着目标人物的出现。

“叭”!

这已经是半个时辰中第三次枪响之声了。

随着枪声的响起,周圈往往就会传来一阵阵的埋怨之声。

“这是谁呀,这么快的速度,我不过是刚看到一条人影,就他·妈的开枪了,要不要那么着急呀。”

当然,能说出这样话的人,是属于那种羡慕妒忌恨的。

但嘴上这样说着,所有人的神色更加认真,只是希望下一次开枪打中目标的会是自己。上面可是说了,这一次表现最佳的一个人可以直接破格提拔为冷锋,前提只要这个人的文化课能够达标就行。

文化课当然会达标了。能成为了辅兵的战士,但凡有时间了,就会抓紧时间学习。为自己有机会可以成为冷锋而铺路,所以多数的辅兵都已经拥有了小学三年级以上的文化。现在他们缺少的就是一个冲击冷锋的机会。现在即然机会来了,摆在他们的面前,又有谁不想着去抓住呢。

就在这样的比拼之下,这样紧张的竞赛气氛之中,被围的交趾军若是想跑出去报信那才是真的成了奇迹。

而在这样充满着竞争的气氛之中,被围的交趾军士气是越来越弱。若不是之前有士兵想着投降,而一边向外跑一边高喊着投降的话,但依然还是被击毙了的话,怕是现在这一千多人早就成为了降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