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盒子下载站

“哟,陈少,我一口气偷袭了你十次,次次都把你偷袭成功……”叶飞重重踩着陈厉阳冷笑:“你怎么就不警惕呢?

怎么就不戒备呢?”

“你这样大意让我很失望啊。”

他脚底不断用力,让陈厉阳惨叫不已,也让杨芊芊一伙噤若寒蝉。

黄东强眼里倒是痛快淋漓,只是也没出声,安静躲在角落。

“你是黄境高手?”

陈厉阳愤怒无比,却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显赫家世,不凡身手,让陈厉阳这两年一直有一种错觉,年轻一代,他算得上最牛叉的人物了。

再给个十年八年,他也能跟一门二虎三财神平起平坐了,所以他对钱胜火和黄震东都是满脸不屑。

就连韩南华和钱富甲几个,陈厉阳也缺乏敬畏之心。

正是这份自大和实力,让陈厉阳觉得,捏死叶飞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

还是全方面碾压的那种。

清纯妹子韩小冷

但是现在呢?

被打趴的是他。

蚂蚁转眼之间变成了大象,还居高临下踩着他的背。

十巴掌,打得陈厉阳怀疑人生。

别说过两招了,他连躲避实力都没有,怎能不让心高气傲的他绝望?

其余同伴也是面如死灰,昔日的跋扈荡然无存。

“我是不是黄境高手不重要。”

叶飞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重要的是,我能踩下你这混蛋。”

“王八蛋,你敢动我,警方不会放过你,陈家人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陈厉阳前所未有憋屈,堂堂陈家大少落到这个地步,他感觉耻辱,但更多是不甘。

叶飞一脚踩住陈厉阳的右手:“怎么不放过我?”

看到叶飞这样嚣张,袁静心里很是难受,她怎么也想象不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局。

叶飞不仅没被陈厉阳一拳打死,还把陈厉阳死死踩在脚底,这个前男友,比起以前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一个月来,叶飞屡次刷新她的认知,而这种刷新每次都能够刺激到她,让她为此感到妒忌和不爽。

“叶飞,王八蛋。”

感受到手腕的疼痛,陈厉阳怒吼一声:“你有种就弄死我。”

“开玩笑,我可是守法公民。”

叶飞保持着风轻云淡:“我怎么可能当众杀人呢?”

“我来这里,不过是给唐若雪讨点公道。”

“死罪可逃,活罪难免?”

叶飞盯着他的手腕开口:“你让唐若雪差点失身,我断你两只手,不过分吧?”

“叶飞,够了。”

袁静实在看不下去了,她无法容忍自己的金主,被抛弃的叶飞这样践踏。

叶飞就没资格对付陈厉阳。

她手指一点,愤怒娇喝:“叶飞,适可而止吧,你虽然能打,但陈家可是大鳄,有权有势,不是你这吊丝能比的。”

“孟大军,青山安保公司,陈少,霸王药业,陈先生,包海银行董事长,哪个不是庞然大物?”

“哪个是你小小叶飞能够得罪的起?”

“你这样肆意妄为,想过后果吗?

想过你身边家人吗?”

袁静这一番话出口,在座十余人惊醒过来了。

是啊,这个社会可不是古代,不是行侠仗义的时代。

在这个年代,还是靠金钱和权势说话,身手再厉害,如不是顶尖那几个,还不是给人看家护院?

“陈氏家大业大,若是真要鱼死网破,陈家丢个十亿八亿,就能请出一堆高手对付你。”

“莫要以为黄境高手就很厉害了,要知道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上面还有玄境、地境和天境呢。”

“而陈家,有那个金钱和权势,可以请动玄境高手对付你。”

“你伤害了陈少,陈家一怒,不仅你要倒霉,你身边人全要遭殃。”

袁静傲然开口:“叶飞,你不要自误了。”

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自信。

“不错,有钱有势才是王道!”

一个千金小姐在旁边趾高气扬喊道。

袁静一席话,顿时让十几人把头重新抬起,他们的钱,他们的人脉,都远胜于叶飞,他们怕什么?

难不成叶飞真敢杀他们?

不担心坐牢?

不担心家人受牵连?

“哪怕你是黄境高手又如何?”

又一个公子哥喊道:“你打得过刀,打得过枪吗?

打得过国家机器吗?”

所有人跟着醒悟,的确,钱势才是真正的王道啊。

陈家怎么说也是权贵家族,钱和人脉这种东西,已经多到普通人不敢想象了。

叶飞拿什么抗衡?

“你赶紧住手,然后给陈少磕头道歉,再听他的要求,赔偿,把唐若雪送过来。”

“这样你就能捡一条生路了。”

“我可以保证,只要你按照我刚才说的做了,我一定让陈少放过你。”

袁静苦口婆心劝告着叶飞:“陈少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……”“咔嚓——”叶飞一脚踩断陈厉阳的右手:“不简单?

怎么不简单?”

陈厉阳止不住惨叫一声。

“你——”袁静死死捂着俏脸,难于置信看着叶飞,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晰了,叶飞怎么就听不懂呢?

她怒不可斥:“你闯大祸了。”

“咔嚓——”叶飞踩断陈厉阳的左手:“什么大祸?”

袁静差点气到吐血。

“呜——”几乎同个时刻,六辆黑色吉普车,簇拥着一辆越野车,直接堵住茶楼大门。

气焰嚣张。

随后,六辆车子相续打开车门,反手关闭,砰砰作响,茶楼的喧嚣再度因此凝滞,闲人避退。

十多名风衣猛男下车,簇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。

中年男人一副国字脸,戴着一串佛珠,凶神恶煞,瞪瞪眼睛绝对能威慑不少人。

十多号人浩浩荡荡涌入大厅,把楼梯口的几个人踹飞出去。

不少食客纷纷避让,脸上流露惶恐。

几个服务员更是站直身躯,大气不敢喘,他们认得出,这是包海银行的董事长陈光荣。

黄震东微微偏头,带着手下暗中盯着。

“砰!”

十几名陈家壮汉很快涌入三楼。

气势惊人。

陈光荣冷漠着脸一路行来,俨然掌控苍生的上位者姿态。

他背负双手现身。

陈厉阳虚弱喊出一声:“爸……”终究还是要靠爹。

看到陈厉阳前所未有的悲惨,陈光荣阴着脸望向叶飞怒极而笑:“敢动我陈光荣的儿子,有种啊!当着我面,再动一动试试?”

“好!”

叶飞很平静的回应一字,随后,上前一步,又踩了陈厉阳一脚。

“咔嚓!”

陈厉阳惨叫一声,左腿断裂。

全场一片死寂。